•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
    2022年10月19日 星期三

    透過西方報紙看中國

    2015-09-10 13:35:24

    來源:青年記者2015年9月上   作者:楊燕媚

    摘要:  ● 楊燕媚  自郭嵩燾始,清政府才有了固定獲取海外一手見聞材料的途徑——使臣見聞記錄。駐外使節們成了某種意義上的記者。從郭嵩燾

      ● 楊燕媚

      自郭嵩燾始,清政府才有了固定獲取海外一手見聞材料的途徑——使臣見聞記錄。駐外使節們成了某種意義上的“記者”。從郭嵩燾的見聞日記里可知,吳淞鐵路事件、中國災荒、禁止鴉片貿易等出現在英國主要報紙上,并在英國殖民地得到傳播。這些報紙對于中國的報道與討論都站在有別于清廷的角度。

      1876年10月,清政府以28.5萬兩白銀買下吳淞與上海之間的鐵路,于第二年10月拆除。郭嵩燾在《倫敦與巴黎日記》中兩次提及英國報紙對吳淞鐵路事件的報道。其一是《泰晤士報》“論吳淞鐵路段,誚中國之愚”,令他“感慨系之”。其二是在1877年初,英國外交官威妥瑪對他言中國“萬事費惰”,所提第一件就是吳淞鐵路事件。郭嵩燾便與他說起中國之所以如此守舊落后、輕視洋務,在于恭王奕?與其他賢才沒能受重用。由以上記述可見,知洋務、倡洋務的郭嵩燾與英國報紙在這一事件中對中國的評判大致相同。

      1876年,一場將持續四年的中國旱災引起英國報紙的關注。英國官員和神職人員在多份報紙上發文號召為中國捐款。其后,報紙還跟進報道了捐送中國的賑災款項與進展。郭嵩燾作為中國使節,必然先是對英國方面致謝。但他在日記里還流露出另一項關切——負責施放賑災物資的是在中國的傳教士。他驚訝地慨嘆:“竟以各省災荒,導致教師行惠以要結人性,其亦耶穌教盛行中國之征乎?念之惘然而已。”傳教士當時在中國身份比較尷尬,其形象也牽動著中外關系。一方面,他們能吸納一定數量的信徒,受到這些人的擁護;另一方面,傳教士頻頻與中國民眾爆發沖突,各地教案一次次讓中西關系愈發緊張。郭嵩燾的特別身份使他對單純的賑災報道能夠有這樣敏感的解讀與聯想。

      在郭嵩燾所閱覽并記錄下來的關于中國的報道中,除了賑災,傳播的大多是中國的負面形象。其中摘述最完整的是《泰晤士報》刊登的一封發自上海的評論,文中批評清廷因旱災而頒布的罪己詔書是在開脫罪責,稱清廷本該開河浚川以預防旱澇,又該發展交通運輸以便救助。另外,該文還批評清廷閉關鎖國,“一切襲常蹈故,自取坐困之勢,至是猶無省悟”。這樣對清王室不敬的言辭,郭嵩燾竟敢收錄在日記中并深表贊同:“俱切中中國情弊,閱之慨嘆而已。”

      摘錄關于中外關系的書報議論,當時有另一番效用。西報呈現的是許多國人未能看到想到的中國,賴于駐外使節的這一機制,這些議論或可上傳至清王室,下達至坊間百姓。通達中西,被駐外使臣如郭嵩燾等賦予了深刻的含義?!?/span>

    來源:青年記者2015年9月上

    編輯:范君

    A片久久黑人
  •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