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
    2022年10月19日 星期三
    首頁>采編技法 > 正文

    信息焦慮時代建設性新聞的構建策略

    2021-06-01 10:25:27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5月下   作者:王勝

    摘要:  摘 要:隨著通信技術的進步和媒體環境的變革,人們在信息爆炸下產生的信息焦慮已經成為一大社會問題。除了對信息環境進行監管治理外,

      摘  要:隨著通信技術的進步和媒體環境的變革,人們在信息爆炸下產生的“信息焦慮”已經成為一大社會問題。除了對信息環境進行監管治理外,建設性新聞的構建也是治理“信息焦慮”的主要方式之一。本文從正本清源、循序漸進、因勢利導、負重涉遠四個方面提出了建設性新聞的構建策略,為相關研究提供參考。

      關鍵詞:權威信息;動態新聞;虛假信息;社會治理;輿論引導

      隨著通信技術的進步和媒體環境的革新,信息出現了爆發式的增長,人們每天都會接收到巨量的信息,而在此之中既有真實的也有虛假的,人們對這些信息無從判別,從而陷入了“信息焦慮”中。建設性新聞學讓媒體擔負起改變的責任,把報道的過程作為促成社會變革的起點,強調在與公眾的對話中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案。[1]。建設性新聞的構建對緩解消除信息焦慮有著重要的作用:第一,它能利用權威真實的信息來治理網絡中的虛假謠言,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第二,它能及時發出真實的聲音,消弭謠言的傳播空間,重構公眾對媒體的信任;第三,它能建立起良好的信息傳播環境,引導民眾形成理性思維;第四,它能使媒體樹立起責任意識,使其融入到社會治理中。

      正本清源:以權威信息滌清網絡中的虛假信息

      當突發新聞發生時,由個人發布的信息令人無從判別,從而加深了民眾的焦慮和恐慌情緒。比如:2021年1月上旬一份“王某新冠檢測呈陽性”的報告單在微信群中被大量轉發,引起了網民的強烈關注。警方核查之后認定,網傳報告單是王某伙同陳某將原有報告單PS而成,其目的只是為了博人眼球,引起關注。在此事中,王某發布的報告單就是虛假信息,而網友無法核查其真實性,特別是在河北疫情防控形勢嚴峻的情況下,這份“報告單”更加重了當地群眾的恐慌和焦慮情緒,而當地媒體及時發出了警方的辟謠信息,很好地穩定了當地居民的情緒。在這其中,媒體發布的辟謠信息就可被視作建設性新聞。由此可見,治理網絡中的虛假信息,可以依靠建設性新聞來實現。

      首先,建設性新聞的制作方一般都是主流媒體或政府機構,它們在群眾心中具有較高的權威性和公信力,由媒體發布的信息能夠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使民眾了解事件真相,不被謠言所蒙蔽。比如:當警方查明王某PS新冠檢測報告之后,光明網、瀟湘晨報等媒體迅速發布了這一新聞,在闡明事實的同時也有效穩定了群眾的焦慮情緒。

      其次,當突發事件發生后,主流媒體或政府機構應及時發聲,以權威的聲音消弭不實信息的傳播空間,使民眾能夠第一時間得到真實有效的信息,有效滿足民眾知情權,當民眾對事件發展了如指掌時便不會產生焦慮情緒,這也是建設性新聞治理信息焦慮的主要方式之一。比如:當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科學導報》迅速推出了兩期???,專門刊登與疫情相關的新聞資訊,可謂面面俱到,這些內容使民眾更加全面地了解了疫情防控的相關知識,也了解了國家抗擊疫情的決心。由此可見,當民眾能在第一時間獲取真實信息時,便不會再被其他信息所影響,自然也就不會出現信息焦慮的情況。

      循序漸進:以動態新聞遏制反轉新聞問題

      在當前的傳播環境下,是否能夠引起共鳴有時比信息本身的真實性更加重要,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后真相時代”。在此情形下人們常被情緒所左右,當新聞事件發生后著急站隊,從而引發了許多反轉新聞。但實際上,并非是新聞事件出現了客觀反轉,只是被人們情緒所左右而出現的輿論反轉。近年來,反轉新聞愈發增多,部分媒體為了吸引眼球,在未對新聞進行核實查證的情況下就進行轉發、報道,在無形中擴展了錯誤信息的傳播面,左右了人們的情緒。比如“重慶公交車墜江事件”“清華學姐謊稱被騷擾事件”等事件在一時之間引起了巨大的社會輿論,不僅引發了全民討論,更引起了信息焦慮。

      因此,當新聞事件發生時主流媒體應對其進行動態化報道,對事件的每個進展及時進行報道,如果新聞事件出現反轉,媒體要主動進行“糾偏”,使民眾盡快了解事件全貌。比如:2020年10月有媒體報道“跟團旅游被強制買房”事件,但在報道中并未明確闡述該事件僅為一方當事人的言辭,這就難免會給人以“證據確鑿”的印象。而后經查證發現,所謂“強制買房”并不屬實,這只是當事人為了盡快達成退房目的而對媒體進行了不實表達。像此類反轉事件媒體不能愛惜“面子”,要及時對此前的錯誤報道進行糾正,這才是一個負責任的媒體應有的擔當。

      與此同時,媒體也要對網絡中出現的各類言論建立起評估機制,對那些可能引起負面輿情的言論及時進行回應。通常來說,受眾在眾聲喧嘩的信息叢林中難以適應,他們更需要指導性的意見而不是多樣性的意見[2]。反轉新聞的出現不僅消耗了民眾的情緒,也會降低民眾對主流媒體的信任度,引發新的信息焦慮情緒。媒體應改變原有的信息生產模式,將民眾融入到新聞生產中來,使他們的所見所聞也可作為新聞素材使用,彌補媒體在信息采集方面的不足。

      因勢利導:積極構建和諧穩定的話語環境

      當前,互聯網話語環境正處在“百家爭鳴”的狀態中,各方對待同一新聞事件的看法都不相同,甚至各方之間還可能出現語言交鋒。例如:2021年1月8日,“全棉時代”一則卸妝棉廣告在網絡上掀起了軒然大波,不少網友認為該廣告創意低俗,侮辱女性群體。對此,“全棉時代”于1月10日發布了一則道歉信??刹簧倬W友并不買賬,認為該道歉信是“自夸式”道歉,毫無誠意。網友在全棉時代微博下的評論就可看作各方語言之間的交鋒,這也是當前網絡語言秩序的縮影。除各方看法交鋒外,處于網絡中的個體還習慣在未窺見事件全貌時就妄下定論,這不僅造成了謠言大范圍的傳播,而且對事件當事人造成了傷害。比如:發生于2020年8月的“杭州女子取快遞被造謠”事件中,許多網友在未了解事件全貌時就妄下定論,而且轉發了該視頻,對事件當事人造成了極大傷害。

      主流媒體除了要擔任好“監督者”的角色外,也要做好“引導者”,積極下場進行引導,積極構建和諧穩定的網絡話語環境。首先,建設性新聞要注重內容的指引作用,使網絡話語環境向好發展,指引輿論朝著可控的方向發展。其次,由于在網絡空間內各方的話語交鋒會導致看法和意見上的撕裂,這種撕裂會導致社會發展目標難以達成,社會認同也會逐漸分裂,從而衍生出對立和沖突。建設性新聞應積極設置議題,激發多主體的參與熱情,而后媒體積極發揮引導作用,在共同話題中促進共識的形成。面對社會問題,建設性新聞強調以一種積極的、正向的、建設性的視角切入[3]。只有如此,建設性新聞才能真正構建起和諧、穩定的網絡話語體系,當網絡秩序穩定,“信息焦慮”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負重涉遠:建設性新聞應肩負起媒體的社會責任

      要想治理好“信息焦慮”問題,建設性新聞首先要肩負起應有的責任,而要肩負起責任就要重視新聞生產的客觀和理性。“新聞客觀”是指在新聞生產中要遵循新聞事件的基本事實,以事實為基礎來構建新聞內容,編輯人員不可主觀臆斷,更不可進行“媒體審判”;“新聞理性”是指在新聞生產中要始終處于“中立”位置,特別是在采訪有異議的新聞題材時,要傾聽多方看法,以多角度、多視角來闡述新聞主題,采編人員要始終處于中立位置,不被資本和利益所左右。比如,某媒體報道的“旅游被強制購房”新聞就是由于偏聽當事人一方的說法,未能全面展示客觀事實,從而造成假新聞的出現。但在當前網絡傳播環境中,“話語權”的極度釋放使新聞生產被平民化,用戶只需一部智能手機就可發表新聞,并發表意見和看法。各方意見的交鋒使各種聲音在網絡中散布,這使得民眾在紛繁喧鬧的環境中產生焦慮,這時就更凸顯出權威聲音的重要。

      對此,建設性新聞必須在紛繁喧鬧的網絡聲音中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幫助民眾找到可以信賴的信息源頭,從而阻止信息焦慮的出現。此外,建設性新聞還要主動參與到社會治理中,幫助民眾解決生活和工作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再將解決策略通過多渠道傳播出去,從而促使問題的解決。由此可見,建設性新聞只有擔負起應有的時代責任,通過權威、可信的聲音來指引民眾,再秉承“以人為本”的原則及時回應民眾關心的問題,才能妥善解決當前信息時代的“信息焦慮”問題。

      結  語

      利用建設性新聞來解決“信息焦慮”是一項任重而道遠的工作,這是因為在當前紛繁復雜的網絡環境中,信息真假難辨、無用信息過多,這些都可能使民眾產生焦慮。特別是在傳播語境革新變化的今天,單一的傳播角色已不能適應時代的需求,主流媒體更應深入考慮自身角色轉換問題,工作重心也應從“信息傳播”轉向“輿論引導”,可以說“輿論引導”將成為媒體在新傳播語境下的重要工作之一。

      在建設性新聞的構建中,建設性新聞因心理變量的加入而更具有人文關懷和現實觀照[4]。因此,媒體要注意構建積極向上的語言體系,打造民眾能夠參與的議程體系,同時還要參與到社會治理中,為推動社會進步提供助力。此外,建設性新聞還要充分發揮治理功能、糾偏功能,對網絡中虛假或片面的新聞及時進行糾正,減少不良信息對民眾產生的侵害,以建設性、精品化的內容來凈化網絡空間,只有做好以上幾點,“信息焦慮”問題才能夠被真正解決。

      參考文獻:

      [1]王天定.建設性新聞:要做無助者的“導盲犬”[J].青年記者,2020(7).

      [2]陳小燕.信息焦慮與建設性新聞功能設置的三重思維[J].當代傳播,2020(6).

      [3]張樹偉.建設性新聞:教育報道創新的“思維導圖”[J].青年記者,2020(7).

      [4]晏青,舒鎰惠.建設性新聞的觀念、范式與研究展望[J].福建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6).

      (作者為張家口廣播電視臺主任編輯)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5月下

    編輯:范君

    A片久久黑人
  •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