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
    2022年10月19日 星期三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媒體災難報道如何疏導和干預輿論情緒

    2022-10-19 08:34:48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張鵬

    摘要:面對澎湃的公眾情緒,專業媒體應堅守道德底線,合理引導和干預公眾情緒,以適度寬容的姿態彌合分歧,促進社會公平和諧。

      公眾情緒助推輿情發酵

      重大災難性事件發生后,專業媒體的求證往往都伴隨著輿論的情緒而共同推進。這些“共情”的聲音摻雜了大量的情感因素,并迅速滋生且廣泛擴散,迫使媒體在采集事件信息的同時,要展開一輪甚至幾輪針對性辟謠。

      在今年“3·21”東航MU5735航空器飛行事故發生后的極短時間內,各種推測接踵而至,大致分為“大幅縮減維修經費說”“飛機超期服役說”“飛機無應答可能被劫持說”等,這些帶有明顯主觀情緒的臆斷一時間甚囂塵上。在搜救剛剛啟動、調查尚未開始的關鍵窗口期,這些臆斷先于官方發布引發公眾猜測和負面情緒,有很大的誘導性和煽動性,在一定程度上對事件的調查造成了干擾。

      情感是輿論產生的起點,用社會運動的觀點審視輿論可以發現,情感對輿論的形成有不可或缺的作用。一是由于情感的喚醒作用,某個公共事件才可以成為公眾聚焦的指向;二是在情感的驅動下,在特定的媒介領域形成了情感共同體,輿論參與主體得以集結成立。[1]

      如果這樣的網絡共情與調查取證是同向的,無疑將推動事件更進一步地接近真相;但如果是反向的,不僅會付出更大的輿情成本,甚至會引發公眾對之后的官方發布產生猜疑,讓一些陰謀論占據話語主動。

      流量驅動與“偽正義感”合力裹挾輿情

      在此次災難發生后,個別營銷賬號與部分自媒體出現了兩種不同路線的“貼近營銷”。第一類是最直接的引流手段,比如直播在機場候機區域的遇難者家屬,在毫無采訪的情況下,直接販賣悲痛來引流,內容毫無營養,但吸睛能力“爆表”;第二類是第一時間指責一些媒體在這個時間節點采訪遇難者的家屬和周邊親朋是吃“人血饅頭”,以站在道德高地的姿態指摘新聞記者的正常采訪,模糊采訪與窺探隱私之間的邊界,帶有明顯的“偽正義感”。在這兩股力量的裹挾之下,利用公眾的情緒波動與信息的不對等,在官方發布的空窗期迅速在網絡中形成負面輿情,造成之后的官方例行發布與網絡情緒形成對立,使事件的輿論方向陷入被動。

      根據“知微事見”平臺的數據,此次災難發生后共有186家重要媒體參與報道,事件影響力指數達到94,高于99%的社會類新聞事件。此外,微博和微信的影響力指數也分別達到了100和92.2,可見此次事件的社會影響力和公眾參與度已經達到很高的水平。同時,此次事件中公眾的憤怒、同情等情感的表達意愿明顯。

      新聞倫理之辯考問媒體“底線意識”

      如今的新聞倫理之辯,爭論的焦點被賦予了較多復雜的情感因素和道德評判,帶有明顯的個人主觀情緒與好惡,有些甚至已偏離了新聞業務本體,更像是一種道德審判而非學術觀點之爭。

      當然,倫理之爭顯然不能只靠理性,這其中必然包含了很多人類社會的基本認知與公序良俗的規則。但需要警惕的是,如果個體情緒占據了輿論高點,顯然是很難服眾的。這首先是因為,對新聞事件的已知信息并不能做到統一,一葉障目的問題顯而易見;其次,對新聞事件的理解因人而異,東航事故如此,俄烏沖突亦然,并不能在相同的層面上達成一致和妥協;再次,新聞操作手段上的差異可能成為被詬病的靶子。

      在災難事件中,媒體不僅是災情真相的傳遞者,更是災后輿論的引導者。面對災難報道中謠言橫飛、輿論暴力、受害者隱私被侵犯、二次傷害等媒介倫理問題,主流媒體要肩負起澄清真相、維護穩定的社會責任,以人文主義的關懷和專業的素養對災難進行權威報道,擯棄流量至上的狹隘觀點,理性引導公眾情緒。

      在此次災難事件報道中,堅守新聞倫理的典型案例如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進入MU5735核心救援現場直播,事故區域的地上散落著充電寶、錢包等物品,看到一張乘務人員的證件時,記者馬上示意鏡頭避開,并明確表示“不要這個特寫”。這一舉動,不僅讓公眾感受到了對逝者的尊重,也體現了記者的專業素養與媒體的“底線意識”。

      合理利用算法引導和干預公眾情緒

      此次空難事件,不僅對媒體探究事件真相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時也顯現出算法技術在現代傳播中的巨大影響,讓傳統的新聞體例出現了在技術影響下的改變。

      長久以來,新聞從業者更習慣于從實用的角度審視技術在新聞業中的應用,評價技術對新聞生產和傳播的作用而容易忽略技術和新聞業的內在關聯。但需要注意的是,媒體算法的靈魂是受眾。這樣的“靈魂”不允許算法技術成為新聞機構逐利的工具,必須以剛性標準約束媒體堅持傳統的新聞價值原則和新聞客觀標準,將合規、不損害受眾的利益放在首要的位置。[2]

      目前,新聞生產者與新聞推送者之間并沒有建立起剛性的約束,使部分新聞產品在精準投送和分發中被斷章取義,甚至為煽動不安提供了輿論場。如今,媒體融合已經發展到新的階段,已無法剝離算法對新聞推送的影響。在重大災難事件面前,媒體甚至更應該有條件地擁抱技術,從計算層面對良性信息做精準輸出,形成信息疊加效應,從而達到疏導和平復情緒的作用,讓主流價值觀通過技術的力量得以最大限度地彰顯,直至事件熱度持續下降并退出輿論中心。

      疏導和平復情緒有利于推進社會公平正義

      近年來被廣泛關注的熱點話題中,公眾的情緒和部分冷靜的思考在推動事件良性發展、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維度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2022年1月28日以來,“豐縣生育八孩女子”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截至2022年3月,百度相關詞條搜索結果達到280萬個。根據微博話題數據,前后參與的評論接近200萬次,閱讀達到了37.2億次。在此次事件中,輿論批判違背倫理及女性意愿的拐賣人口行為對推動事件的最終調查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在網友的持續發力下,不僅促成了省內的深入調查,同時其深度的社會影響已經逐漸顯現。這樣的輿論警覺不僅有助于提升社會層面的道德危機感,同時也是持續推進全面依法治國、提升公民法治意識的重要保障。

      3月初,公安部決定自3月1日至12月31日開展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專項行動,要求集中摸排一批線索,特別是對來歷不明的流浪乞討、智力障礙、精神疾病、聾啞殘疾等婦女兒童全面摸排,確保底數清、情況明。此外,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作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中提出,今年將對收買、不解救、阻礙解救被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堅決依法追訴、從嚴懲治??梢哉f,這是一次系統性引導和平復輿情的典型案例。

      適度寬容,杜絕消費公眾情緒

      隨著越來越多的現實問題反映在網絡空間中,網絡輿論的引導和疏導對于政府和媒體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從情緒這個角度切入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為疏導網絡輿論打開了一個新的路徑,有助于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梢酝ㄟ^不同渠道和技術優勢因勢利導,讓情緒傳播產生的正面效應發揮最大作用。同時,應支持并寬容公眾適度的情緒表達和分享,這有利于減少社會層面上負面情緒的持續堆積和疊加,有利于調控群體間的情緒互動,有利于社會融合;重視情緒的動機功能,積極回應情緒動員,讓其發揮最大作用,這能夠推進具體事件的發展和解決,同時進行輿論監督,推進公平正義。[3]

      專業媒體需要在重大災難事件發生后理智推進采訪,切勿走向過分渲染情緒和刻意回避輿論關切兩個極端,堅持審慎、真實、客觀報道,同時在采訪對象和采訪手段的選擇上須規避風險,采訪留痕,將遵守公序良俗、尊重逝者及其親友家屬作為一種行為自覺。堅守傳統媒體的社會責任底線與職業操守,綜合利用線上線下平臺發布和傳達信息,通過配合官方發布與體恤公眾情緒的報道,促進社會和諧。

      事實上,情緒的傳播路徑為疏導網絡輿論提供了新的依據,應在尊重民意的基礎上更有針對性地疏導網絡輿論。關注現實,協調好各方面利益關系,主管部門應始終注意維護好群眾的利益,減緩公眾負面情緒;網絡輿論熱點事件發生后,不能逃避或聽之任之,要積極應對,及時疏通民間輿論,疏導公眾不滿情緒。

      維護人的尊嚴是一個社會文明、理性與成熟的重要標志,這需要一個完整的體系鏈條,公眾、媒體、官方主體各個環節缺一不可。在此次事件中,輿論的焦點也是始終圍繞對逝者、對生者的尊嚴維護而展開的。在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的大勢之下,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自媒體甚至個體,都需要在重大災難面前保持必要的理性和克制,把人的因素作為重要指標,讓報道更有溫度,讓公眾體味人文情懷,讓作品更有傳播以外的社會價值。

      參考文獻:

      [1]張文鋒.輿論中的情感及情感治理[J].青年記者,2020(23):6.

      [2]劉海明.算法技術對傳統新聞理念的解構與涵化[J].南京社會科學,2019(1):117.

      [3]呂迪.網絡輿論中公眾情緒的傳播機制研究[D].江蘇:南京師范大學,2020.

     ?。ㄗ髡邽楸本┣嗄陥蠖际行侣劜烤庉嫞?/span>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2年第17期】

      本文引用格式參考:

      張鵬.媒體災難報道如何疏導和干預輿論情緒[J].青年記者,2022(17):33-34.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A片久久黑人
  •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