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
    2022年10月19日 星期三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我國文化國際傳播的政策提升路徑探究

    2022-08-26 08:13:03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毛倩倩 單世聯

    摘要:文化政策的制定要努力規避意識形態差異,深入挖掘人性、共性的元素,鼓勵文化創新,講好“中國故事”,有效引導中國文化“走出去”,營造積極的文化生態環境,助力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

      在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全球文化生態受到了猛烈沖擊。強調互動式體驗的文化活動被按下暫停鍵,各國間的文化交流也遭受“斷崖式”下降。雖然線上的文化呈現不斷涌現,但帶有濃厚意識形態色彩的政治壁壘在增強,突出表現在國外文化輿論對中國的不信任和誤解,中國對外文化輸出和交流頻頻受阻。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習上強調,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是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重要任務。[1]因此,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作為我國對外文化交流關鍵推手的文化政策,究竟應當如何調整才能適應當前面臨的經濟形勢和國際環境,是值得我們認真思考的關鍵問題。

      “危”與“機”并存:我國文化國際傳播的客觀現狀

     ?。ㄒ唬┮咔橄挛覈幕瘒H傳播面臨的諸多難題

      第一,價值觀差異帶來的文化沖突愈加明顯。新冠肺炎疫情作為全球公共衛生領域的“黑天鵝”事件,之所以會引發諸多連鎖性的國際社會爭端,除地緣政治因素外,文化差異所導致的不理解、不信任也是不容忽視的推力。[2]西方發達國家憑借其在技術上的優勢,利用各種媒體不遺余力地向全球兜售和“輸出”烙有西方文化特點與色彩的政治理念、文化價值觀,“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我國一向將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作為處理國際事務的基本準則,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與西方的強權政治思想具有根本理念和價值觀上的沖突。國際上發生的一系列針對中國的社會和文化沖突,如孔子學院在歐美屢遭關停、中美貿易戰的爆發等充分顯示了當下中西文化交流存在的巨大障礙。

      第二,網絡媒體的信息傳播難度進一步加大。“去個人化”的信息傳播模式構成了網絡時代信息傳播的新生態,輿論生態正在走向多元化。由于國外的文化元素較之國內來說本就存在天然的距離感,人們在相關信息的篩選上自然會忽視國外的相關文化信息,再加上部分網絡媒體運用算法推送技術,這無疑會形成國外信息獲取的惡性循環。此外,閱讀碎片化、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客觀存在,這在一定程度上會產生對國外文化的誤解,從而演變出抗拒國外文化的心理。

      第三,企業在國家文化品牌的塑造上屢受限制。作為國家和民族軟實力的象征,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文化企業走出國門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在保護國家文化安全的名義下,一些國家打著保護主義的大旗,對他國的文化企業進行限制,打壓文化品牌的跨國發展,如美國政府對字節跳動公司的TikTok(抖音短視頻國際版)進行封禁以及印度制造的名為“Remove China Apps”的應用軟件抵制產自中國的App,并且該軟件在印度國內受到熱捧。這些事例都是當前國家之間政策內顧傾向加重的體現,映射了疫情中保護主義蔓延的趨勢,極大限制了文化的國際傳播。

     ?。ǘ┮咔橄挛覈幕瘒H傳播的新機遇

      第一,我國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在疫情中得到顯著上升。新冠肺炎疫情是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安全事件,是全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需要各國開展合作,協同努力。作為世界上最先遭受疫情沖擊的國家,我國在抗擊疫情過程中,始終堅持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積極促進國際間的抗疫合作,并主動向世界分享了中國治理模式、治理經驗,為有效遏制疫情在世界的傳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切實發揮了負責任大國的作用。[3]我國在國際上的種種抗疫工作,充分體現了大國擔當,以實際行動詮釋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不僅為世界抗擊疫情做出了巨大貢獻,同時為我國國際話語權和國家影響力的增強打開了新的渠道,也為我國對外文化交流提供了良好的契機。

      第二,文化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為國際文化交流提供新的渠道。在傳統的電影、演藝、旅游等文化活動形式受到“毀滅式”打擊之時,線上文化與科技深度融合的潛力被激發,促進了新興互聯網文化產業的迅猛發展。網絡直播、線上教育、網絡會議、云展覽、云演出、云旅游等新的文化業態和形式不斷涌現,重塑了文化消費場景,滿足了人們的文化需求,為科技賦能文化產業提供了新路徑、新模式。自疫情以來,我國不斷進行文化對外傳播的積極嘗試,如2020年5月,中國國家大劇院出品的“聲如夏花”系列音樂會通過西班牙皇家劇院旗下“我的歌劇院”視頻平臺進行了實況轉播,在文化與科技融合的一系列活動之下,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民眾參與網絡文化交流的意愿空前高漲,推動了線上文化接觸習慣的養成,這就為疫情下國與國之間的文化交流提供了可能,為我國文化對外交流提供了便利,成為疫情下突破空間藩籬、消除文化誤解的重要機遇。

      第三,我國民眾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得到進一步提升。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我國展現出國家和民族強大的凝聚力,譜寫了一個又一個感人的抗疫故事,使民眾深切感受到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全國下一盤棋”和“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越性。與此同時,我國在疫情防控中凝練出的中國力量、中國精神、中國效率在世界上絕無僅有,這無疑會極大地鼓舞民眾的民族自豪感,迸發出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展示中國形象的強大熱情。長久以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始終存在一種“舍小家為大家”的家國情懷,在面對國家和民族危機時,群體利益高于個人利益成為民眾的共識,這也為我們有效采取措施戰勝疫情提供了堅實的文化基礎。在疫情中展現出的我國文化的強大生命力勢必會增強我國民眾的文化自信,提升我國民眾在國際文化交流中的底氣和信心。

      文化政策與文化國際傳播能力提升的內在機制

      文化政策作為國家文化發展的意志載體,是實現我國文化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手段,對國家整體發展而言意義重大,且文化多維度的、動態的、創新的特點使得文化政策在指引國家文化發展方面成為關鍵推手。

     ?。ㄒ唬┪幕呤羌ぐl文化創新活力,促進文化國際傳播的重要動力

      從宏觀層面來說,文化政策對于文化對外傳播的內容創作、生產以及渠道宣發等對外產業鏈條具有推動作用,是構建“中國故事,全球表達”的重要方式。從微觀層面來說,文化政策對于文化IP的打造及開發、文化對外傳播人才的培育、文化與科技的深度融合等具有主導作用,為中國文化對外傳播提供堅實的基礎。

     ?。ǘ┪幕呤俏幕髽I對外交流的重要保障

      在互聯網與數字文化發展熱潮下,需要進一步推動中華文化從“走出去”向“走進去”發展,但是,在我國文化對外傳播的過程中,由于文化企業在國際業務中會經常性遇到貿易政策、知識產權保護和其他國家(地區)地方法律和政策的問題,因此我國文化的對外傳播需更有力的國家層面頂層設計,通過給予企業相關優惠政策、完善知識產權保護法律等方式,為文化企業對外交流提供全方位的保障和支持。

     ?。ㄈ┪幕呤潜Wo國家文化安全的核心手段

      對文化產業的保護是一國文化政策中的重要內容。任何國家的文化政策都立足于“保護和促進國內文化發展”這一基點,即便是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也不例外。我國在與國際接軌、發展文化產業的進程中,需要積極吸收和借鑒外來文化,但完全拋開本土文化資源去發展文化產業,這既不可取更不現實。因此,我國文化的對外傳播應該在充分汲取文化積淀的基礎上,充分發揮政府的功能與優勢,制定科學的文化政策對本國的歷史文化資源加以有效保護和合理開發。

     ?。ㄋ模┪幕呤且龑幕瘒H傳播正確方向的根本指引

      文化產業是具有意識形態屬性的內容產業,對人們的思想觀念和價值取向造成潛移默化的影響。因此,文化政策要有正確導向作用,不能僅追求利益最大化,還要以符合社會發展的意識形態為宗旨,發揮出傳播先進文化的社會作用。從文化對外傳播進程來看,文化政策的制定能夠推動文化的發展,并且有力推進社會主義文化價值體系的貫徹落實,指引中外文化交流過程中的文化導向,保證在交流和傳播本國文化的同時不會偏離正確的文化軌道,將是至關重要的考慮事項。

      疫情下加強我國文化國際傳播能力的政策化路徑

      在我國的“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提出到2035年要建成文化強國,進一步提升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這說明“文化強國”和中華文化國際化已經成為國家發展戰略重點之一,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中國對外文化政策的制定顯得至關重要,如何從更高戰略層面為對外文化傳播尋找支點、找到方向、指明道路以及如何使中國文化成為世界文化大格局中一個生動有力的有機組成部分,是疫情下我們迫切需要研究的重要議題。

     ?。ㄒ唬┲С謧鹘y文化的現代轉型,為傳播“中國聲音”提供支持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要做好文化國際傳播,提升自身文化軟實力是大前提,“傳承和發展中華文化始終是堅定文化自信的核心”[4]。我國傳統文化中包含諸多可以為世界的和諧發展提供普遍價值的文化元素,然而,任何傳統要被世界更多的受眾所接受,就必須結合當代文化語境,滿足當代人的文化需求。[5]首先,中國文化作為一個不斷成長的概念,其內涵和外延隨著現代化和全球化的進程、社會的變遷不斷變化、豐富和拓展,并不是一成不變停滯不前的。中華文化的對外傳播不能只局限于五千多年的悠久歷史、四大發明和傳統民俗等,這些文化內容并不能讓海外受眾真正了解中國當下的社會文化現狀。因此,我們的文化政策應當為文化創新提供保障,鼓勵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型,激發中華文化的活力,提升傳統文化在對外傳播過程中的張力。其次,由于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中國與海外國家的文化壁壘進一步加大,因此中國文化國際傳播不能講艱深晦澀、甚至連多數中國人自己都一知半解的故事,要講“好故事”,講讓人愛聽的故事。我們的文化政策應當鼓勵創作者更好地將“中國故事”與具有普遍意義的“人類主題”聯結起來,既要從中國現實出發,又要超越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思考人性本源,尋找全人類的共同主題,將共同文化主題作為中華文化國際傳播的切入點。

     ?。ǘ┓e極引導各類媒體力量,努力抓住國際輿論主導權

      新媒體時代,互聯網絡逐步成為對外傳播重要的線上陣地,對外傳播的執行者不再局限在傳統媒體本身,而是進一步形成了以社交平臺、自媒體以及線上公共視頻等相結合為基礎的對外傳播新態勢。[6]再加上疫情的影響,人們的物理活動范圍很大程度上被局限,因此媒體在塑造國家和政府形象中的地位愈發突出。一方面,無論是中國人心目中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還是很多外國人眼中的“中國威脅”,很大程度上都是不同國家媒體傳播渲染的結果。另一方面,文化和政治制度差異導致了不同的思維方式,從而形成了“文化誤讀”。因此,我們不該盲目定義孰“對”孰“錯”,應理性剖析雙方的思想根源,深入了解國外受眾的思維模式和心理需求,積極引導各類媒體力量,才能為中華文化國際傳播擴大國際輿論影響力,使之得到更為行之有效的發展。在“去中心化”的網絡時代,新媒體成為我國文化對外傳播需要著重引導的力量。一方面,積極引導各類媒體力量,充分巧妙地利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進行大眾傳播,淡化對意識形態的強調,減少口號式的官方宣傳,是做好中國文化對外傳播的一個重要切入點。另一方面,以個體為主體,以人際傳播為手段的國際文化交流手段是不容忽視的。在某種程度上,“民間力量所展示的形象往往更易于為國際社會所接受” [7]。因此,在對外文化政策的制定中,增強民眾的文化對外傳播意識,提升市民話語的重要性,是有助于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的一項重要舉措。

     ?。ㄈ┐罅Ψ龀滞庀蛐凸歉晌幕髽I

      擁有自主知識產權與核心技術的文化企業是民族利益、民族力量和民族精神的體現,也是我國參與全球文化競爭的“本錢”和贏得世界尊重的“籌碼”。首先,在對外文化政策中,要注重發揮文化企業在拓寬海外渠道,促進文化生產要素和文化資源國際化配置中的關鍵性作用,大力扶持外向型骨干文化企業,打造優秀中國文化品牌,培育具有旺盛文化生產力和市場競爭力的骨干文化企業群,引領我國文化產業向國際市場拓展。其次,構建跨文化交流的國際平臺,大力發展會展業、藝術節、博覽會、項目會等對外交流形式,將影視劇、出版物、文藝演出等三大文化產品與服務推向國際市場。增加與國外的交流機會,讓更多的國家了解中國文化企業的生產模式和生產水準。再次,支持國內文化企業與國際知名演藝、展覽、電影、出版中介機構或經紀人開展合作,向規?;?、品牌化方向發展。

      結  語

      總之,在全球新冠肺炎肆虐之時,我國文化對外傳播面臨著新挑戰和新機遇,“危”與“機”并存,國際文化交流的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因此需要國家通過文化政策來為我國文化的對外傳播提供引導和保障,為中華文化與世界文化的交流提供“橋梁”。當然,文化政策的制定要努力規避意識形態差異,避免官方單方面宣傳,要注重雙向交流,將重點放在濃厚的人文關懷上,深入挖掘人性、共性的元素,要致力于消除文化誤解,彌合不同文明與文化間的裂痕,這樣才能有效引導中國文化“走出去”,營造積極的文化生態環境,助力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的提升。

      【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的重要論述研究”(批準號:20&ZD005)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習并講話[EB/OL],新華網.http://www.gov.cn/xinwen/2021-06/01/content_5614684.htm,2021-06-01.

      [2]楊越明.后疫情時代中國文化國際傳播思考[J],對外傳播,2020(08).

      [3]嚴瑜.中國為全球走出危機貢獻力量[N],人民日報海外版(001),2021-01-26.

      [4]李明.文化自信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對外傳播[J],廣東社會科學,2017(05).

      [5]李巍晏子.中國電影如何吸引國外觀眾——中美電影比較研究[J],電影文學,2008(09).

      [6] 趙清源. 新冠肺炎疫情視角下的對外傳播策略——以外交部發言人海外個人Twitter賬號為例[J],青年記者,2021(12).

      [7] 曲慧敏.論多渠道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J],思想理論教育,2012(13).

     ?。毁唬荷虾=煌ù髮W媒體與傳播學院博士研究生;單世聯: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2年第14期】

      本文引用格式參考:

      毛倩倩,單世聯.我國文化國際傳播的政策提升路徑探究[J].青年記者,2022(14):39-41.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A片久久黑人
  • <rp id="q8vlk"><object id="q8vlk"><blockquote id="q8vlk"></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q8vlk"></span>
    <button id="q8vlk"><acronym id="q8vlk"></acronym></button>
    <rp id="q8vlk"><acronym id="q8vlk"><input id="q8vlk"></input></acronym></rp>
    <progress id="q8vlk"></progress>
  • <em id="q8vlk"><tr id="q8vlk"><u id="q8vlk"></u></tr></em>